A blog for our baby

Anna Joy is a miracle baby. The discovery of her presence was a surprise to us, but we believe God has always had a special plan in mind for her life – even before we knew about her heart defects.

We started this blog to share the stories, blessings, trials, and news involved in our journey with Anna.

Thank you for visiting.

这是美丽的人生,这是美丽的心灵

经典总还是有理由的,是值得花上两小时静静地看看的。很久没看电影,在无聊的夜晚想找一部好电影抚平繁芜的内心,我是幸运的,美丽人生超出想象。
电影令我动容的地方太多了。
犹太青年基度热爱生活,热情活力,给所有周遭带来欢乐。是乏味生活得一阵阵清新空气,fresh you,light you 。一开始便让我联想到三傻中的兰彻,有意思的是两人抱得美人归的方式也是那么相近。是的,这样的人即使深处人群中,你也一定能轻易找出他,因为他们是那么特别,独一无二。
最能touch your heart 的是什么呢?犹太、二战、意大利,便能猜得到会发生什么事情了。从一开始,基度就用最善意的谎言对儿子说这是一场游戏——儿子只有7岁。他编了一路,什么火车从来都没有座位、什么不能要糖果吃不然要扣分、什么游戏得了一千分就可以得到一辆真的坦克接着坐着坦克回家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样坐公车回家。他一直在欢笑,即使面对集中营里的德国兵,白天要做着艰苦而且有生命危险的体力活,晚上也要满面笑容地跟儿子说今天得了多少分,并且还要想方设法处理儿子不时从别处得到的真相,他一直小心翼翼的维系着这个大谎言,呵护着儿子心中美好的希望。

战争后期,纳粹势微,集中营中的守兵开始出现叛逃。他策划逃跑!把儿子安放在铁箱中,他要去拯救他的princess,他要亲口再跟她说一声“Good Moring , My Princess”.不料被发现,在临死前经过儿子藏身的铁箱,他仍做着鬼脸,用搞笑的步伐最后再给儿子信心,证明他没有“骗他”。
广场上人声渐渐平息,儿子走出铁箱。呼隆隆,一辆真的坦克开来。“ ‘hey,boy.’ ‘are you alone? whats your name?’ ‘you don’t understand what i am saying, do you ?’ ‘we’ll give you a lift ,come on!’ ”一个盟军士兵对他说着。战争胜利了!游戏胜利了!We Win!
儿子坐上坦克回家,和妈妈重逢。哇哦,这一切和爸爸承诺的多么相像,爸爸没有骗我!

昨晚工地旁石子上雨水中的歌

看到同城上有下午2:00到6:00都有不插电弹唱会,而且还会送他们的CD,所以兴匆匆地3点没到就到了,和另外一同学。北一环居然这么荒,弄得跟九龙路似地。太失败了,整个下午都无聊爆了。我和同伴就一直在橡树湾接待中心坐着,后来还下起了雨。这雨啊,滔滔江水···
6:30开始入场,拖到7:10才开始。舞台还是不错的,和一般的音乐节并无二致。只是舞台就在工地旁,这还真是空前的创举呢;只是进场后才知道有TMD VIP专座区,这更是凸显了橡树湾的高档了;只是开场才发现音乐节还有主持人,风格还颇学院派,很像背着串台词的学校晚会主持人呢;只是后来又被华润的微电影强行插入呢。于是我们就被围栏铬在离舞台十来米的地方,与舞台中间是三道栏杆、五排VIP座椅,就这样在雨中等待着。雨其实是挺大的
在雨中等了40分钟,小雨从来就没停过。我们站在那个尊贵的VIP区入口处,不断地有持着V票人挤进来,横冲直撞,搞得跟新浪加V的似地。直到后来保安们站了两排人墙,入口处的秩序才好了起来。等待的过程那是相当苦逼啊,镜片上全是水,哇哦,好一个模糊的世界。我们就在入口处假装起哄,或是跟着别人起哄,借此打发漫长的等待时间。
刘东明唱了三首歌,其间除了说一下下一首的歌名,以及最后一句再见,没跟观众打任何招呼。刘东明头发剪短了,下面不停有人说,咦,他长得好像文章啊。我以为歌手们都会说:“Hi,大家好,第一次来到合肥,你们还好吗,我爱你们!”呢,结果刘东明就是相当牛逼的只唱歌,唱完就走了。刘东明下台时,全场达到了第一个高潮。必须交代一下,音乐节门票并不是公开发售,像那个V区貌似是买房了的业主;现场也有很多带着孩子的大叔大妈团;更有大批只认老狼和只听《同桌的你》的人群。

张玮玮&郭龙唱了三首,后来又和张佺临时组团唱了三首。郭龙的发型还是那么牛逼。他们唱了《红河谷》,雨中倾听,别有情趣。代表曲目《两个兄弟》,不过他们怎么没唱《李伯伯》,这么好玩的歌。他们最后唱了《黄河源》,他们以前说过以后演出都要唱《黄河源》。只是观众们依旧不买账。张玮玮&郭龙&张佺在台上
周云蓬出场,观众稍微买账。他唱了《九月》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
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
高悬草原
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曹方出场,全场才真正沸腾,原来那么多人都是在等班长的。现场终于有了合唱,大家随着班长一起歌唱。班长一身黑衣,小礼貌,小鸟DIY胸针,比想象中还要瘦,很漂亮。班长一共唱了几首歌,《ICY是淑女》、《忽略》、《trouble》、《我是认真的》、《南部小城》、《比天空还远》。唱到一半,班长走出雨棚,说,我们一起淋雨吧。
我这个伪歌迷,还是不要老是班长班长的叫了。比较好玩的是,打招呼时,一个女声大喊“班长,我爱你!”班长说,怎么总是女生。哈哈。
我不知道曹方怎么会那么比周云蓬受欢迎,是的,曹方漂亮,还很会和观众互动。不是曹方太受欢迎,而是周云蓬怎么没那么受欢迎。
老狼最后出场,老狼毕竟是受众面最广的,上来就是欢快的多了的歌曲。第一曲《想把我唱给你听》,班长意外再次登场,于是再次沸腾,再次大合唱。据说后来老狼在雨中唱了八首歌,只是我们听到第二首就提前撤了。
现场有很多合肥的豆子们,回来后看到合豆组看到居然有聊着聊着就把对方豆瓣ID报出来了,呼呼,小城就是好。下午所谓的不插电弹唱会,看到了玩石上那群安徽小清新pogo团,这种活动应该在哪都能碰到他们吧。我们也有有趣的碰头。我们在连杆后面艰难地看着舞台听歌时,就听到旁边女生居然聊到了白岩松。于是,我转过身问,你们也是安大的吗?于是后来我们就拼车回来了,我们碰到了两位安大的研究生学姐。从塞外西北打到西南边陲,才三十多,这确实是小城的福利。
只是,上了回来的车,才发现忘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哎哎哎哎,甚是遗憾,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
一场雨,两个人,六个歌手/组合,几百名观众,一此疯狂的行为,一场深刻的记忆。

操,我刚洗好的鞋子又得重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