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工地旁石子上雨水中的歌

看到同城上有下午2:00到6:00都有不插电弹唱会,而且还会送他们的CD,所以兴匆匆地3点没到就到了,和另外一同学。北一环居然这么荒,弄得跟九龙路似地。太失败了,整个下午都无聊爆了。我和同伴就一直在橡树湾接待中心坐着,后来还下起了雨。这雨啊,滔滔江水···
6:30开始入场,拖到7:10才开始。舞台还是不错的,和一般的音乐节并无二致。只是舞台就在工地旁,这还真是空前的创举呢;只是进场后才知道有TMD VIP专座区,这更是凸显了橡树湾的高档了;只是开场才发现音乐节还有主持人,风格还颇学院派,很像背着串台词的学校晚会主持人呢;只是后来又被华润的微电影强行插入呢。于是我们就被围栏铬在离舞台十来米的地方,与舞台中间是三道栏杆、五排VIP座椅,就这样在雨中等待着。雨其实是挺大的
在雨中等了40分钟,小雨从来就没停过。我们站在那个尊贵的VIP区入口处,不断地有持着V票人挤进来,横冲直撞,搞得跟新浪加V的似地。直到后来保安们站了两排人墙,入口处的秩序才好了起来。等待的过程那是相当苦逼啊,镜片上全是水,哇哦,好一个模糊的世界。我们就在入口处假装起哄,或是跟着别人起哄,借此打发漫长的等待时间。
刘东明唱了三首歌,其间除了说一下下一首的歌名,以及最后一句再见,没跟观众打任何招呼。刘东明头发剪短了,下面不停有人说,咦,他长得好像文章啊。我以为歌手们都会说:“Hi,大家好,第一次来到合肥,你们还好吗,我爱你们!”呢,结果刘东明就是相当牛逼的只唱歌,唱完就走了。刘东明下台时,全场达到了第一个高潮。必须交代一下,音乐节门票并不是公开发售,像那个V区貌似是买房了的业主;现场也有很多带着孩子的大叔大妈团;更有大批只认老狼和只听《同桌的你》的人群。

张玮玮&郭龙唱了三首,后来又和张佺临时组团唱了三首。郭龙的发型还是那么牛逼。他们唱了《红河谷》,雨中倾听,别有情趣。代表曲目《两个兄弟》,不过他们怎么没唱《李伯伯》,这么好玩的歌。他们最后唱了《黄河源》,他们以前说过以后演出都要唱《黄河源》。只是观众们依旧不买账。张玮玮&郭龙&张佺在台上
周云蓬出场,观众稍微买账。他唱了《九月》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
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
高悬草原
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曹方出场,全场才真正沸腾,原来那么多人都是在等班长的。现场终于有了合唱,大家随着班长一起歌唱。班长一身黑衣,小礼貌,小鸟DIY胸针,比想象中还要瘦,很漂亮。班长一共唱了几首歌,《ICY是淑女》、《忽略》、《trouble》、《我是认真的》、《南部小城》、《比天空还远》。唱到一半,班长走出雨棚,说,我们一起淋雨吧。
我这个伪歌迷,还是不要老是班长班长的叫了。比较好玩的是,打招呼时,一个女声大喊“班长,我爱你!”班长说,怎么总是女生。哈哈。
我不知道曹方怎么会那么比周云蓬受欢迎,是的,曹方漂亮,还很会和观众互动。不是曹方太受欢迎,而是周云蓬怎么没那么受欢迎。
老狼最后出场,老狼毕竟是受众面最广的,上来就是欢快的多了的歌曲。第一曲《想把我唱给你听》,班长意外再次登场,于是再次沸腾,再次大合唱。据说后来老狼在雨中唱了八首歌,只是我们听到第二首就提前撤了。
现场有很多合肥的豆子们,回来后看到合豆组看到居然有聊着聊着就把对方豆瓣ID报出来了,呼呼,小城就是好。下午所谓的不插电弹唱会,看到了玩石上那群安徽小清新pogo团,这种活动应该在哪都能碰到他们吧。我们也有有趣的碰头。我们在连杆后面艰难地看着舞台听歌时,就听到旁边女生居然聊到了白岩松。于是,我转过身问,你们也是安大的吗?于是后来我们就拼车回来了,我们碰到了两位安大的研究生学姐。从塞外西北打到西南边陲,才三十多,这确实是小城的福利。
只是,上了回来的车,才发现忘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哎哎哎哎,甚是遗憾,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
一场雨,两个人,六个歌手/组合,几百名观众,一此疯狂的行为,一场深刻的记忆。

操,我刚洗好的鞋子又得重刷了!

Dodaj komentarz